🍃叶落无声且归周🐧

唯周泽楷。

幻疾 #3.14鼬祭##鼬佐##博人传时期背景##佐助视角#

作者:DLSY715

这里是新人阿D,第一次写鼬佐,多多关照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“爸爸爸爸,今天要和博人出去,你说我穿什么好呀?”一大早,佐良娜就这样问我。

“普通的训练服不就好了。”

“什么嘛,爸爸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佐良娜撅着嘴,“你今天还是不呆在家陪妈妈么?”

陪着樱?抱歉,定是不行了。

今天对所有有伴侣的人都意义非凡。而于我,则更是如此。

走在木叶的街道上,特殊的日子,很是热闹。确实,难怪佐良娜一直纠结该穿什么衣服好,这孩子。

“卖丸子喽~”

我听见小贩吆喝的声音,“给我一串。”我接过丸子,这看起来是小孩子才吃的东西,一口咬下去,也只留下腻人的甜味。真是讨厌的味道。

“还要两串。”

在不远处我看见了鸣人,“佐助,早上好啊!”

“恩。”我应着。

“什么啊,佐助不是最讨厌甜食了吗?”

“恩。”

“笨蛋佐助,那你还吃?”

“不关你事。”

“佐助佐助,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今天是什么日子?我想我自然是知道的。不过我也清楚的知道我所想的和鸣人所想的天差地别,不想多言,便与鸣人告别了,他一定很疑惑吧,还没走远时我听见他自言自语说着“白色情人节”之类的话。

白色情人节么,那一定是要情侣呆在一起了。这种节日,与我有什么关系呢。不,或许有的吧,每年的今天,我都会陪着一个人,在他的墓前。

那是我永远也忘不了的,十八年前的今天。起初想要逃避,却发现逃避不了,而当我想要永远记住那个人的样子时,遗失在流年里的面容倾国倾城,再也见不到了。

就这样陷入了回忆。

永远也忘不了你敲着我的额头,对我说“佐助,对不起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的样子,那之后我总是会用手去戳自己的额头,但不管怎样,都不再有那样的感觉。我记得那一天,你倒在我的面前,我的目的明明已经达成,可心里……比身上的任何一处伤口都要痛。

我躺在你的身边,趴在你的胸前,我想听到你胸口处心跳的声音,但并没有。

我触摸着你的身体,只感受到你的温暖在渐渐消逝。

我从来没有像那天一样大哭过一场。

在没有你的世界里生活着,我想要向木叶复仇,奇怪的是,那一段黑暗的时光,我却能清楚地感受到你的温暖,环绕在身边,从未消失。

你我额头相抵,你对我说,无论将来如何前进,你都一直深爱着我。我看着你的身体渐渐升入天上,想用手抓住,却无济于事。

那是抓不住的希望,流逝的过去。

那以后,每年的这一天,在去你的墓前祭奠之后,我都会背着所有人来到木叶,来到宇智波宅。

今年,也是一样。

夜晚,挑着灯笼来了宇智波宅,但意外的是,这里没有一丝灰尘,是鸣人派人打扫的?不会。他身为火影公务繁忙,没有理由为宇智波,这个淹没在历史中的一族而做任何事。那……又是谁?

走在这里,我好像看到了我们的过去。

我来到你曾经的房间,不知道为什么,我有一种这里不久还有人居住的错觉,我看到床头的相片,却没有落满灰尘,那是我们最珍贵的回忆。

我还是感觉到了不对劲,为什么常年没有人的宇智波宅没有一丝灰尘,为什么所有物品和当初并没有什么差别……为什么……我有一种你还活着,而且一直生活在这里的错觉。

看,我就说没错吧,你这不是来了么,推开门,站在我面前的人是你啊,温柔的表情,柔顺的长发,脸上的法令纹,不会错的,我不想再分辨什么真假了,就这样扑了上去,失声的哭出来。只因为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庞。

哥哥,我好想你。

握着你的手,想要一起远离这不堪的世界,过只属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。

你只是宠溺的看着我,笑着将我拥入怀中,那感觉温馨到令人窒息。我想,只要这样依偎在你怀里,就够了。

佐助。我在这里。

你说话了。“哥哥……我爱你。”

佐助,别哭了。

“哥哥回来了……太好了。”我抬头,看着你的眼说着。
我们聊了很多很多,关于小时候的回忆,那时候的宇智波佐助还会对哥哥笑得格外明朗。而今后也会的吧,因为哥哥正活生生的站在我的面前。

对不起,佐助。

“没什么好对不起的,你回来了,就好了。我们是兄弟,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。”

“呐呐,哥哥还记得吗?小时候你陪我练手里剑,哥哥真的……好温柔。”

“哥哥记得吗?樱花树下我们许下的那个约定?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约定?”

“记得小时候我被罚做家务的时候,哥哥总来帮我。”

我说了很多话,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爱说话的我今天在你面前却一直说个不停,是因为在心中积淀了太久的感情终于能够表达,还是害怕……如果今夜不说,以后就再也不能说了?不对啊,你明明回来了,就在我的面前。

“哥哥?”

“哥……”

哥哥,睡着了啊。

如此宁静的睡颜,我却突然感到无限的悲伤。

你就这样靠在了我的肩头,如果我也能这样靠在你的肩头入睡就好了,没关系,我们还会有很多个日日夜夜,一定有机会的,再次像小时候那样吧。

不知不觉间,我也睡着了。

醒来时身边空无一人,屋子里全是灰尘的味道。

终究是梦。

笨蛋佐助。我这样对自己说。

我闭上眼,仿佛又看到了那时的情景。

我将杀死你作为目标,而你也一直口头说着我只是你衡量自己的器具这种话语。

或许我们的结局,很久很久以前就已经注定。

空荡的房间,破碎的相框。尘埃浅浅。回忆绵绵。

我走出了宇智波宅,便看见了鸣人,意料之中。

“找了你整整一天都不见人影,原来是在这里。”

“走吧,鸣人。”

“佐助,你来这里……是不是……”

“没什么。”我突然笑了。可惜他当然不明白我笑的缘由和意义。

“鼬……”

“诶??佐助,鼬怎么了吗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“啊?既然没什么的话,佐助你这个滚蛋!小樱可是找了你一天啊,佐助你本来就经常出任务不能陪着樱,好不容易闲下来了,花点时间陪着她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这是什么态度啊!”

“我会和她道歉的。”

“这还差不多!”

我想,我和鼬的曾经已经是再也回不去的时光了。

回到了家,便见到了樱。

“佐助,欢迎回来。”她对我说道。

我并没有立刻回答她,因为我清楚地看见了她身后的人,之后的话我并没怎么听了,我的视线始终落在那个人身上。

“鼬!”我对着那个他喊着,绕过樱,来到他的身边,我想要用手抓住他,却扑了个空,根本……无法触碰到,可明明……真实存在着啊。

“佐助?你说什么……鼬?”樱诧异的看着我,她接下来的话我并没有听清,不过大致意思我还是懂了的,她说,那里什么人也没有。

“为什么……哥哥明明就在这里,就在我的面前。”

樱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我。她说了很多,我却什么都听不进去,我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情形,不,和昨晚不一样,昨晚我还能够触碰到他,那种温暖的感觉……一定错不了。

第二天鸣人便知道了这件事,他告诉我,这是一种叫幻疾的病,患者会在晚上看见幻象,眼前出现的幻象大多是已经死去的人或是患者极度思恋的人。“佐助,我听小樱说了,也不是很严重,只要你配合用心治疗就会好的,所以你一定要配合小樱啊,别以为我不知道,你从过去到现在医院去过不少次可没几次认真疗过伤的。”

鸣人虽说了能治好,但他的眼神却告诉我这是一种不得了的病,不过他具体隐瞒了我多少我并不想要了解,“这次也一样,我不会配合。”

“为什么!你知不知道……”

他没有接着说下去,但我也大概能猜到了,无非是一些“不治疗可能会危及生命”等等的话。

可是,那又怎样呢。只有这样,我才能看见鼬,不是么。

“总之你一定要治疗!”

“你可别以为你是火影我就必须听你的。”

“这次不一样!你必须听我的!”

鸣人的反应非常的强烈。“告诉我吧,不治的最坏后果。”

“你会死的啊……佐助。”

“再给我一点时间,我还想再看见他……”

“那你要答应我!接受治疗!”

没有过多思考,就这样答应了鸣人,我独自出了村,对鸣人的诺言能否实现,在我心里并没有定数,如果就这样死去……或许也是个不错的死法。我这样想着。

之后我去见了大蛇丸,他听到我得了幻疾后并没有什么惊讶,“就知道你对鼬的爱恋可不简单。”是啊,我对鼬又怎么会只是兄弟爱那么简单呢。他告诉我,越痴迷于幻象,便会越快死亡。他一脸担忧的劝告我如果想多活几天就不要太过迷恋。怎么可能呢,我的幻象可是鼬啊……那个我最爱的男人,我怎么会不迷恋。

“你想死吗?”

“如果死就是代价,我没什么好说的。”

大蛇丸没有说其他的,也默许了我暂时住在他这里。

日子就这样过着,我会帮大蛇丸出门办些事作为住在他这里的报酬,不过大多也只是帮他弄些奇怪的药。

转眼就是一年。和鼬的幻象在一起的平平淡淡两个人的生活,就这样过了一年,可我还是不知足,想要再次触碰鼬那种独特的温暖。那只属于我的温暖。

“大蛇丸,我要回去了。”

“回去?去哪里?”

“木叶。”

他迟疑了一会,说了句简单的“注意安全”,我便转身离开。“等等。”他突然叫住了我,“你的时间不多了。”

“多久?”

“我只能说,你现在去木叶治疗,来不及了。”

“那就这样吧,我去木叶也不是为了治病。”

我先是去了鼬的墓前,“又是一年三月十四呢,鼬。谢谢你一年的陪伴。”我对着鼬的墓说着,把买到的三色丸子放在他的墓碑前,“虽然很讨厌丸子的味道,但今年也还是给你带来了呢。只可惜以后的三月十四,可能就没有人会来你的墓前祭奠了。记得我爱你。”

接下来,和之前的每年三月十四一样,我来到了宇智波宅,宅子里没有什么灰尘,但现在是白天,我想这并不会是幻象,是鸣人他们在打扫吧,一直在等我回来的人们……“对不起,鸣人。对不起,樱,还有佐良娜。”

不知不觉间,夜晚来临了。

“鼬。”我看着眼前温柔地笑着的人,走上前抱住了他,“果然只有今天的你才会是实体。”眼前浮现的,不放手地紧紧抱住。感受这种温暖,这是最后一次了。

“哥哥,我爱您。”

就算死,也要和你在一起,因为我只想在你的怀抱中温柔地溺亡。

天终破晓。

第二天,第七代火影和往常一样来打扫宇智波宅,看见的却是许久不见的好友冰冷的尸体。

“佐助,你这个大骗子。”漩涡鸣人这样说道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宇智波鼬是宇智波佐助的最温暖。

这种温暖,再也触摸不到,却从未消失。

那是兄与弟之间不变的永恒。

イタサス。

我看不清现实。完不成诺言。触不到温暖。却仍然离不开深爱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END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#愿你在我梦中醒来#
#以此祭奠我永远的爱着的宇智波鼬#
#我在这里#